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的老公是只狗, 第9章绝育狗-我的忠犬老公免费阅读

第9章绝育狗-我的忠犬老公
    周五,难熬的班主任生活结束了,终于迎来了周末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限燃限放的话,佐瑜恨不得放鞭炮庆祝。

    见林狗蛋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佐瑜打算带他去县城兽医院打疫苗,做一下全方面的护理和消毒,她顺带出去放松一下。

    佐瑜带着狗坐不了公共汽车,只好加本地滴滴群,叫了辆可以带狗的顺风车。

    “妹子,这狗是什么品种?”一上车,司机大姐就看到宠物背包里的狗蛋,熟络的跟佐瑜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帮人养的。”

    佐瑜说着把狗蛋的头解放出来,怕戳的洞不够,他闷得慌。

    “我家也有一条,可惜跑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挺遗憾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跟我好多年了,刚在群里我见你发这条狗的照片,和我那条狗小时候挺像的,还想跟你买了它。”

    佐瑜闻言连忙拒绝:“这是别人的,不能卖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我知道,就想说能不能等它生子了,送一条或者卖一条给我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它是公的。”

    佐瑜尬笑着捂住狗蛋的耳朵,突然担心起孩子的早恋问题。

    林狗蛋瞄了一眼佐瑜,表示多此一举,狗的听觉和嗅觉一样灵敏,他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很确定在他的狗生中绝对不会有狗娃,人生都不想有娃,更何况狗呢?

    乡下到县城大约四十分钟的车程,司机大姐把后备箱的货送到指定的地方,就专门送她和狗蛋去兽医院。

    佐瑜看着兽医院位置那么偏,担心有没有车回去时,司机大姐就说一会来接她,免费搭她回去。

    再次感受到家乡人的淳朴善良,佐瑜连连道谢。

    兽医院里。

    佐瑜本来想打完疫苗,再带狗蛋去宠物店,但兽医说打完疫苗不能洗澡,她只好先带狗蛋去宠物店洗澡。

    兽医院位置太偏了,她不想折腾,直接选了院门口那家宠物店。

    这家宠物店老板刚开始十分热情,给佐瑜端茶倒水,对狗狗也很有耐心。

    但后面他给佐瑜推销狗粮、狗玩具,佐瑜推辞不买,他手底下的动作慢慢变得粗暴了。

    汪汪(住手)

    林狗蛋本来很享受按摩洗浴,结果被挠了那处,气得想咬人,但又觉得咬人就真的变成狗了,他要坚守自己作为人的底线,只能一直叫唤。

    少有出声的狗蛋突然一直叫唤,引起了佐瑜的注意,她也看出他不舒服,但水面都是泡沫了,她看不出老板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以为狗蛋之前被淹死,现在怕水,她便让老板放些样品玩具吸引它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不买东西,要求还那么多?

    老板明里笑着应承,暗地里更用力的搓了几下狗蛋那里,林狗蛋受不了,不再顾忌什么底线,直接狠狠地咬了老板手指。

    老板虽然戴了手套还是被咬破皮,不一会就出血了,他面露凶意,恼怒的要打狗。

    为了息事宁人,不起冲突,佐瑜最后赔了一万多块才从店里出来。

    “狗蛋,你怎么可以咬人?你害怕可以叫出来啊。”佐瑜生气的教育着狗蛋,一万多啊,够她两三个月的工资了。

    汪汪汪汪汪(我叫了你听懂意思了吗?你这女人知道我刚刚经历了什么吗?)

    “行了,别叫了,都过去了,以后再也不带你碰水了。”

    佐瑜自说自话,面对一个被淹死的狗蛋,她只能自认倒霉,谁叫她考虑不周。

    幸好她还有林书佑给的一百万,她省着点用,再努力工作,独自供孩子上完大学应该没问题。

    佐瑜虽然气恼破财,但也没忘了此行的目的,给狗蛋打疫苗。

    她没养过狗,听着医生的专业介绍,才给狗蛋选了六联疫苗。

    “佐小姐,你的狗狗下体受伤,打不了疫苗。”

    给狗蛋做检查的医生匆忙跑进来,跟她说明狗蛋的受伤情况。

    “刚看伤口不小,已经开始流血了,它的月龄也够了,你看看要不要先给它做绝育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突然?他刚还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绝育两字,佐瑜不免有些急了,狗蛋可是个小男孩,绝育对男孩子来说可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“你刚带它去洗澡,是去门口那家吗?”

    佐瑜点头:“那家不是你们医院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他家在那里,占了地理优势,其实他那很不专业的,你这狗十有八九是在那里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佐瑜闻言怒火中烧,怪不得那么乖巧的狗蛋会咬人,那黑心老板居然还敢讹她一万多块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肚里揣个娃,他又人高马大,她真想去跟那老板理论,不过现下最要紧的还是狗蛋的蛋蛋。

    “医生,不割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额,这个也没什么,只是说刚好那里受伤就顺带做了这手术,免得以后还要再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那先不做吧,麻烦你开最好的药给狗蛋,让它好得快点。”

    佐瑜对狗蛋充满愧疚,她很抱歉没看出它的异样,让它遭受这种隐私之痛。

    拎着狗蛋上车回家时,刚好撞上宠物店老板关门外出办事。

    老板路过车子,两人对上眼神,佐瑜在车上恶狠狠的瞪了眼老板,才关上车窗让司机大姐开车。

    等车开了,她就打了举报电话,举报这家宠物店没有执业资格。

    她想如果举报不管用,那等她生了娃,她一定要找老板理论,她的钱狗蛋的委屈,她都要讨回公道来。

    晚上佐瑜把狗蛋五花大绑放在桌子上,边安慰他边给他上药。

    “狗蛋,别害羞,上药才能好啊,你看人小时候打针,医生还看屁屁呢,都是为了身体好。”

    打针?

    林狗蛋听了她这话联想到其他,更加挣扎了。

    以前和佐瑜,他都是在上面的,还没有过这种方位。

    他还被禁锢着,突然有种被羞辱的感觉。

    佐瑜不顾它的挣扎,抓着四个狗爪用绳子绑在一起,一手抓四爪,一手用棉棒给它上药。

    期间还趁其不备用手了翻一下,再用手机拍一下留作证据。

    在一起也不是没用过手,但是绝对不是这样任人蹂躏,这女人居然还给他那处拍照。

    林狗蛋有种离家出走的冲动,但也知此时离开佐瑜大概率是变成林狗肉出现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现在他已经通过电视新闻知道自己的肉体还活着,对回到自己的身体充满希望,他可不能就这样出现在餐桌上,让某人得逞。

    算了,等他恢复了,他再身体力行,好好收拾佐瑜,以报今日的奇耻大辱。
为您推荐